星空

•魔改飞鸟症设定,人自杀后伤口会飞出白鸟飞到心上人身边,如果心上人在一个月内没有认出来灵魂便会消散。


•OOC


•这只是结尾,没写完,没人逼大概是写不完了


 •roll骰使我快乐,一时roll一时爽一直roll一直爽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他梦到了哈尔,有着些许白鬓的男人温柔地吻了他,而后被深绿的斗篷笼罩住,微笑地看着他,逐渐化为翠绿的光粒。他抓住恋人的衣角想要挽留,光点却如同沙粒一般从他的指缝间流出,他听见了自己的叫喊。


喘息着睁开双眼,触目所及是昏暗的天花板和他在梦中伸出的手。


原来是梦……


巴里叹了口气,放下手臂,放松下来。但余光瞟见的一抹绿色却让他再次紧张起来,他僵硬地看向绿色的源头,伯劳不知什么时候又从笼子中逃了出来,立在窗边看着他,一半的身体已经化为绿色的粒子,与梦中别无二致。


一切都串联起来了,他的猜测是正确的,为什么伯劳看到绿灯侠会开始低落,为什么伯劳会如此无畏,伯劳就是哈尔乔丹的灵魂。


巴里不清楚为什么前几次哈尔都没有回应他,但他清楚现在是最后的机会,他翻下床冲向窗边。


“Hal!Hal Jordan!!Harold Jordan!!!”


似乎还是晚了一步,巴里眼睁睁地看着伯劳张开翅膀叫了一声后,彻底化为光粒,消散在夜色中。


不,不不,他做了什么?他都做了些什么?


巴里绝望地跪坐在地上,拉扯着自己的头发。


斯旺说的对,他永远都在迟到。母亲,父亲,艾瑞斯……哈尔,过去他缺席了哈尔最需要帮助的时刻,现在他又错过了哈尔最后的机会,即使有神速力的帮助,他也什么都无法改变。


“bear?”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巴里的思考,他停下虐待自己的动作,缓缓抬起头,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。


深棕色眼睛中满载笑意,男人弯下腰向他伸出手,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。他迟疑地搭上,暗暗祈祷这不是另一个梦境。


相触的掌心传来温热,让他确认了一切都是真实的,他顺着男人的动作起身,没等站稳便落入温暖的怀抱。男人埋首在他的颈窝,贪婪地呼吸着他的气息,翘起的发丝蹭在他的侧脸上有些微痒。


沉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“你不该认出我的”哈尔松开紧抱住他的手臂“我理应消散,我无法偿还我所犯下的错误。”他转过身向窗外望去“我该感谢你吗?”巴里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深绿的斗篷在空中漂浮,随风泛起褶皱。“你的灵魂自由了。”而后逐渐消失在夜色中。


哈尔耸耸肩,面对巴里张开双臂“bear我好想你,再来个拥抱?”回应他的是打在肚子上的一记重拳“Harold Jordan你他妈的给我好好解释!!”


哈尔捂住腹部摇摇晃晃地后退几步“嘶……bear你轻点,我还没有戒指,挨不了你几下……”他挺直上身,却看到巴里冷若冰霜的表情,内心暗喊不妙,完了,他的小熊真的生气了。


“bear你冷静!听我解释!”一只枕头擦着他的耳边飞了过去“我很冷静,解释。”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“所以,你拒绝回应是因为希望偿还你的错误”巴里的表情缓和了些,但仍不是很好,来回掂量手中的枕头。


“没错,你没有见过那时的我,你不知道那有多么……”哈尔再次被枕头袭击,这次的枕头正中靶心。


“这就是你希望独自承受的理由?你还记得我们一起经历了多少吗?!”巴里指着面前的男人,发泄自己的愤怒。


“我记得。”哈尔走上前,握住巴里的手“而且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如果一起的话会轻松很多。”他直视着怒气冲冲的巴里,深棕色的眼睛里满是坚定,单膝跪地,在手背上留下一吻“你愿意吗,Bartholomew Henry Allen。”


犯规,巴里想,他注视着哈尔的双眼,温暖坚定,过去战斗结束后,他总是会看到这样的眼神,意气风发的绿灯侠总是闪闪发光,让人离不开视线。


“我愿意”


他们拥吻在一起。


拢一拢练习……黑历史吧


视差哈真的太帅了……白鬓和披风真的好棒,但是他到底是不是哈尔乔丹……?

你可以在闪电刊看到帅气的绿灯,但是可以在绿灯刊看到可爱的闪电吗……)